【国培专栏】以评促学以评促教 ——结合程一凡

2020-01-26

  原标题:【国培专栏】以评促学,以评促教 ——结合程一凡老师《怎样写评课稿》讲座反思我的评课

  “放学”路上,同伴问我,今天两位专家的授课,感觉怎么样?我不假思索道“好”:段增勇老师对文学作品阅读教学的思考深而透,涉及面广,信息量大,启发性强,需要反复咀嚼回味;程一凡老师《怎样写评课稿》实在,操作性强,对我有非常的指导意义。限于时间关系与篇幅,只结合程一凡老师的讲座,回顾反思我从教以来的“评课”,并寄希望于今后 “评课”,有所改进改善。

  程一凡老师在课前互动时,提了个问:你们希望我从哪些方面做这个讲座?(这里为程老师这种“大家”风范点个赞,本已预设讲座内容,却惦记着学员的需求先作调查,这不正是“学员主体意识”“按需培训”意识的体现么?)

  说来惭愧,我第一反应是:是否应该针对不同体式不同类型的课的特点来进行评课?至少,在我的头脑中,我对如何“评课”,几乎没有系统地梳理过,我的评课,可能更多地体现了“随意性”,逮着什么说什么。

  很早前,我听课就有一个习惯,边听课边做课堂文字实录。曾一边观看自己的教学视频一边文字实录,那种滋味真不好受!当以旁观者的身份看自己上课的姿态,听每一个用词、每一句话,思考各个教学细节……发觉缺点真是一大箩筐也无法装下的。作教研组长组织公开课时,我决定为每一位执教者作实录,有时边作实录边随笔记下自己的一些思考,作研讨分享用。于是,评课也就成了“夹评”,就环节说看法,说个人看法,自然而然。

  这种夹评方式,因为站在有课堂实录的基础上,由于被评者是站在自己角度导致很多时候完全处于“不自觉”状态的原因,收到好评,于是觉得这是最完备、也是最便利的评课了。只要我听了,听完了,评课也就产生了。

  程老师谈到的“选点评”“综合评(总评)”,也有一些,但从他谈及的角度来反思,做得非常粗糙肤浅,总评往往也会寥寥数语带过。

  评课从大的层面看,可着眼教师或学生(可兼顾)。不得不说,初出校门最初几年我的评课状态是一片混沌,QQ飞车好听带符号名字 有哪些带符号昵称。渐渐地也只是学着看教师、只顾着看教师,而看教师也只是囫囵地看----看教师教学基本功怎么样,看教师教学环节是否连贯流畅,看教师有没有突出(预设)重点突破(预设)难点、目标达成度有多高等等。还不得不说,这种状况发生在非常多的老师身上----现在也是。常常忽略了学生,忽略了课堂生成----有价值的课堂生成。

  看学生,有那么多看的方面:除了常规的看“学情”,看学生学习参与的状态,光看学生“动”的方式,都有那么多种:

  怎样动口:是否在真实的朗读中感受(含过程),是否在有价值的交流中分享,是否在对话中有针对性的互动,是否在碰撞中有所提升。

  怎样动脑:思考是否灵活(是否有角度的变化)?是否善于发现问题?思维是否有一定深度?思维是否广阔?

  将一件看似简单的事情,做细致,真不简单。虽然那么多角度并非要面面俱到,也并非角度越多越好,但至少观课者、评课者心中应有一杆质量还算不错的“秤”,才能称量精准,至少不要评出太大的偏差,甚而闹出笑线

  程老师说,评课要注意将教育理念融入其中。这一点深有体会。有不少教师教得“好”,但他(她)不一定能说出“好”在哪里,好的原因是什么;也有不少教师某堂课处理得很“糟”,但他(她)也不一定能说出“糟”在哪里,糟的原因是什么。如果仅作为普通观课者(指那些不为他人其实也是为自己的成长着想的观课者),也许可以仅用“优点+举例阐述”“问题+举例阐述”方式,刘伯温论坛228333简单评过,但长远一点,(对他人对自己)负责任一点,应该依课堂现象、教学效果的差异情况寻找到理论支撑。点评也是对课堂的一种诊断,诊断正确与否、准确度高低,内部一肖中特做多了也是挥霍记者随机采访了局。又与教育教学理念专业知识积淀紧密相关。

  仔细想想,追求有质量的评课,可以促进自己持久的专业学习。加强专业学习,不断提升评课的质量,又可以促进我们的课堂教学。这么有意义的事情,怎能不坚持做呢?



Copyright 2018-2021 开奖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